「冷冻胚胎案二审判决结果」冷冻胚胎案判决书

admin 9 0

「冷冻胚胎案二审判决结果」冷冻胚胎案判决书-第1张图片-武汉试管婴儿

今天我们来聊聊冷冻胚胎案二审判决结果,以下5个关于冷冻胚胎案二审判决结果的观点希望能帮助到您找到想要的内容。

本文目录

广西首例冷冻胚胎返还案有结果了。原告女子主张医院将涉案冷冻胚胎归还给自己的诉求得到了法院的支持,依法判决医院将冷冻胚胎归还给原告。胚胎具有潜在生命的特质,涉及到伦理道德和法律风险,在是否要归还给当事人问题上,法律属性很难定性,其处理方法不仅要合法,还要严谨。

一、原告与丈夫共同保存,丈夫已去世。

胚胎是她与丈夫在2013年通过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助孕并进行胚胎培养。当时一共取得了六枚囊胚。他们在2015年使用了其中一枚,生下了一名女儿。其余五枚胚胎经过双方协定签署相应知情同意书后,一直保存在医院。这些年他们也一直在缴纳保管费。如今,丈夫已经去世,她和婆婆一同去到医院,要求归还胚胎,遭到了医院的拒绝。医院认为她们当时的胚胎是双方共同的,如今,他的丈夫已经去世。她以个人名义带走胚胎违反了伦理以及胚胎的一些管理法则。毕竟胚胎带出去,可能会引发一些问题。譬如出现胚胎买卖,代孕或者胚胎保存不当导致胚胎死亡这些现象。

二、法院支持原告诉求,判令医院归还胚胎

尽管有相应的条文规定,单身育龄妇女不能独自取回胚胎。但是本案女子是一位丧偶妇女。并且根据他们的保管合同来看,女子属于当事人之一,她有处置保管物的权利。医院所担心的问题属于主观判断,并不能成为事实或者有成为事实的依据。医院需要返还胚胎给该名女子,并且告知胚胎的保管条件以及保管方法。

当然,法院也有规定,女子取回胚胎不得拿去代孕或者买卖以及其他违背伦理道德以及法律法规的行为与活动。否则,将会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随着医学越来越发达,包括生育问题在内的许多医学难题相继得到解决,人们为了优质生育或解决不孕不育问题,相继选择保存胚胎这种方法来延续后代。当然在不影响公序良俗和社会人伦的前提下,只要使用正当的途径保存胚胎进行受孕,法律并不禁止。

但保存在医院的人体胚胎到底属于谁?这个在法律上还真没有明确定论,因此在处理这方面纠纷的时候还真不那么简单。这不,近日发生在广东省深圳市的一起冷冻胚胎返还案就在当地引起不小的反响,好在经过承办法官利用娴熟的法律技巧终于妥善解决,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据深圳市罗湖区法院2019年12月2日消息,经过法院的组织、见证,涉案的深圳市某医院试管婴儿中心将刘某、曾某夫妻冷冻在该中心的2枚冷冻胚胎进行了返还和交付,但同时要求刘某、曾某提前准备好符合胚胎保存条件的设备和运输工具,以保障胚胎安全。

人过中年的深圳市罗湖区女子曾某与丈夫刘某早年结婚,但由于其他原因一直未能生育。2015年7月,盼子心切的曾某夫妇决定利用医疗技术解决生育问题,于是来到深圳市某医院试管婴儿中心,进行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并于2016年2月形成冷冻胚胎4枚。

正当夫妻俩欢天喜地准备迎接宝宝的诞生时,不幸的是在2016年9月移植2枚胚胎未能成功受孕。无奈之下,夫妻俩只有将剩下的2枚胚胎保存在该医院,希望能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一圆生子之梦。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2019年初,年龄越来愈大的曾某又前往其他医院检查,想要重新促排取卵,利用技术生育小孩。但医院经过检查告知,曾某卵巢功能下降,无法再取到合格的卵子,再形成健康胚胎的可能性极低。

其实这一点曾某自己也已经意识到,保存在深圳市某医院试管婴儿中心的2枚冷冻胚胎便成为夫妻俩生育孩子的唯一希望。于是夫妻俩再次来到该医院,协商要将保存胚胎取走。然而想法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两人的要求遭到院方拒绝,双方产生争议。

院方认为,胚胎是受精完成后的一个人类生命的可能性,这与人类的其他器官有本质的不同,也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物,也没有财产属性,取回胚胎的意义就在于孕育生命,将胚胎直接交付个人存在风险,且夫妻俩怎么保存也没有明确,如果要移交,也只能将胚胎移交给其他有相应资质的医院。

而曾某夫妻却认为,该冷冻胚胎属于夫妻两人所有,应当能够随时取回,且不受其他任何限制。双方争论不下,最终曾某夫妻于2019年5月将深圳市某医院试管婴儿中心告上法庭,请求判令该医院返还夫妻俩保存在医院的2枚冷冻胚胎,罗湖区法院受理了此案。

法院审理后认为,虽然我国现行法律对胚胎的法律属性无明文规定,但通过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手术产生的受精胚胎含有当事人的DNA等遗传物质,具有潜在的生命特质,与当事人有着生命伦理上的密切关联性,因此曾某夫妻俩对保存在医院的冷冻胚胎享受监管和处置的权利。

经过权衡,法院最终判决深圳市某医院试管婴儿中心在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曾某夫妻2枚冷冻胚胎。判决后,双方均未上诉。但此后医院并未在判决确定的期限内履行胚胎返还义务,曾某夫妻遂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然而在执行过程中,该医院依然以移交胚胎存在风险为由拒绝返还。

执行法官通过说理说法,并多次与双方当事人沟通、交流,明确告知涉案医院,法院依法执行生效判决是维护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要求医院立即返还2枚冷冻胚胎。同时要求曾某夫妻必须确保在交接时准备好符合胚胎保存条件的相关设备才能移交。

执行当天,医院将2枚冷冻胚胎取出,竟曾某夫妻确认后进行了胚胎编号、署名后进行了返还交付,并当场要求曾某夫妻签订相关承诺书,不得对胚胎进行买卖、实施代孕等违反法律法规、伦理道德、公序良俗的行为。

冷冻胚胎的归属,一直是法律界的一个难题,各方判断不尽一致,而且冷冻胚胎是否属于“物品”始终存在争议。但根据民法物权的概念来说,冷冻胚胎因为有其潜在的生命特质,个人对留下的冷冻胚胎具有处置权,其他人不得干涉和对抗。因此本案中医院基于部门规章的行政管理规定对抗曾某夫妻基于法律所享有的正当权利是不恰当的,医院应当履行返还冷冻胚胎的义务。

这个事情是发生在美国田纳西州的事情,这个婴儿是于今年十月二十六日生产的,据当地官方报道:此次试管婴儿是目前试管婴儿有记录以来在分娩之前解冻移植成功并且成功生产的时间最长的一枚胚胎。

这无疑也是世界上的一个大步前进。在当今这个社会,由于工作和生活的越来越忙碌,很多人在结婚以后在生育的最佳年龄的时候都没有能正常生育,而后就导致了很多人不孕不育或者是因为年纪比较大,卵子和精子的质量都不太好导致长久无法正常怀孕或者是经常流产,而目前解决这个问题最佳且最优选的第一个方法就是试管婴儿。

试管婴儿一开始主要的就是在西方国家比较盛行,但是近年来我国的试管婴儿也慢慢多了起来,随着做试管这个技术的引进,试管婴儿也是大大的降低了我国不孕不育的几率。

目前试管婴儿的成功率都还是蛮高的了,当然这个主要还是要看做试管的夫妻的身体情况,有了试管婴儿这项技术以后,真的是为现在这代人解决了生育这个大问题。

而美国的一例试管婴儿的案例也是试管目前最大的进步了。据悉,该美国夫妻,早在2017年就解冻移植过一次,解冻的就是目前该夫妻的大女儿艾玛,艾玛的胚胎是在1992年十月十四日冷冻的,艾玛的胚胎年龄是要比自己的妈妈年纪还要大一岁,而今年十月份生产的这个婴儿是该美国夫妻的第二个孩子,叫莫莉,莫莉的胚胎年龄和艾玛的是一样的,她们两个的胚胎是同一天冷冻的,她们的胚胎年龄都比自己的妈妈还要大一岁。

这一次的解冻移植,足以证明,试管胚胎的质量很少会随着冷冻时间的长短而受损,这也是给了很多人更多希望,随着试管婴儿这一技术越来越成熟,试管成功率越来越高,那就给了很多个家庭越来越大是希望。

在涉及人类辅助生殖的具体司法实践中,法院在裁判案件时,势必都会面对一个最基本的法律问题:人体胚胎在法律上是如何界定的,抑或到底应该如何界定?目前,关于人体冷冻胚胎的法律属性,我国法律法规并未进行明确的界定

【法律依据】

主体说认为,人类胚胎不仅不能用民法“物”的标准衡量,而且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器官,而是男女两个人精子与卵子结合产生的生命体。民法物的使用价值具有消费性,胚胎不能用于消费,也不具有民法物能满足人们某种需要的使用价值。 更有学者指出,作为一种更接近人而非物的人格体,涉及胚胎的法律调整应当在利益衡量的基础上立足于人格权法的角度来进行。 我们认为,虽然主体说抑或人格体说的观点对于生命的尊重及其法律适用存在生命伦理上的支撑,但是将尚未移入母体子宫孕育的冷冻胚胎视为生命抑或人格承载体,可能存在“矫枉过正”的理论疑问。事实上,我国法律对于胎儿预留份额这一继承权的规定也隐约透漏着这样的解释,即只有当受精胚胎在母体孕育的过程中才能被视为生命体,从而可以享有继承权。

客体说认为,将尚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的冷冻胚胎作为人来保护,在民法上是说不通的。民法上的物分为伦理物、特殊物和普通物三个类型,将冷冻胚胎等脱离人体的器官和组织作为民法领域中的伦理物,而不是将其作为主体,能够体现其特殊的法律属性和法律地位,能够得到民法的充分保护,因而没有必要将其界定为主体。因此,既然冷冻胚胎的法律属性是物,那么在物的所有权人死亡后,冷冻胚胎当然就成为遗产,是继承人继承的标的。 将物的类型区分为伦理物、特殊物与普通物的观点,在整体上是可行的。但是,如果将包含人类生命潜能的冷冻胚胎纳入到伦理物的范畴,进而适用关于物的继承、赠送等相关民法规定,恐怕在现有法律关于人类辅助生殖等不健全的背景下会造成观念、操作上的混乱。

折中说认为,冷冻胚胎既不属于人,也不属于纯粹的物,而是介于人和物之间的蕴含未来生命潜能的特殊之“物体”。对于该特殊之物,既不能适用人格权法的规定,也不能适用物的民法规定,因而人们在处置冷冻胚胎时应该受到双重约束,也将赋予胚胎比一般之物更多的保护。

在全国300多家生殖中心的冷冻储存室里,放置着大批的液氮罐,里面有许多试管婴儿的“剩余胚胎”,TA们的命运引起争议。谁有权处置这些无主的胚胎?医院能对这些实际上被遗弃的胚胎进行销毁吗?是不是必须夫妇一方就有权按早先的约定处置胚胎?有很多问题有待回答。

我是冷冻胚胎,目前在零下196℃的液氮环境中休眠。你问我为啥会在这里?让我来告诉你吧。

对了,我得强调一下,在这里我称呼的爸爸妈妈,只是从遗传学角度的称呼,毕竟我现在只是由几个细胞组成的一个胚胎而已,没有意识和 情感 。

我们在妈妈肚子里住的房子—“子宫”的空间有限,最好只住一个人,才最有利于我们在里面 健康 地无拘无束地生长发育,直到出生。

所以医生每次给妈妈移植的胚胎数不会超过2个,这就可以保证我们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可以舒舒服服地住单间啦! 而做试管婴儿治疗的妈妈们,一次促排卵后获得的胚胎数一般会超过2枚,除了移到宫腔里的胚胎剩下的胚胎就和我一样,被胚胎师们安置到液氮里面休眠了。

如果妈妈经过移植手术后,已经有一个或者两个宝宝出生,爸爸妈妈也没有再来过问,让我们继续在液氮里休眠,那我们该何去何从?应该由谁来决定我们的命运?

在冷冻之前,其实我们的命运已经被不经意地讨论过了, 毕竟我们还不能被认定为是一个生命,从生物学上说,只能是一个有潜在生命的物体,我们已经属于“剩余胚胎”。

(1)如果爸爸妈妈逾期不来处置我们,我们就可以被安乐死了;

(2)爸爸妈妈在冷冻前已经允许我们可以被用于科学研究;

(3)即使有上述约定,但是医院也不敢冒法律风险处理我们,就让我们在这个液氮罐里自生自灭。

国际上有些国家对冻胚的处置有明确规定或建议:例如英国规定,我们可以被存储55年,超过年限即可予销毁;法国《生命科学与人权》草案则建议,我们在被保存5年后,或在我们的亲生父母由于死亡、离婚、分居而不再成为夫妻后,我们必须被销毁,但也可以转赠给其他夫妇。

我国的现行法律中,没有具体条文对我们冻胚的处置作出明确规定,常规的做法是医院和爸爸妈妈就冻胚保存签订一份协议,缴纳一定的保管费用,在协议所规定的期限内医院有责任保存我们。

在我们所处的生殖中心,有一条严格的规定,因为胚胎是属于夫妇俩人的,如果他们决定处置我们“剩余胚胎”,必须夫妇双方到场,验明身份,当面给我们进行肉眼看不见的安乐死。

爸爸妈妈不无痛惜地放弃了对我们的监护,确保我们有一个安息的天堂归去。但是很多情况下,或是离婚绝去、或是路途遥远、或是忙于照顾孩子无法分身,夫妇两人不能同时到场,所以我们的归途始终不能启程,这一搁就是数年。

在美国旧金山,曾有一对夫妇,在2010年结婚前不久女方确诊为乳腺癌,因担心将来不孕,遂与男方通过试管婴儿治疗获得了5枚胚胎冻存;2013年两人婚姻破裂,男方要求按协议毁掉冻胚,女方以不想失去做母亲的唯一机会为由拒绝,法官虽认同女方有生育权,但认为她无权要求前夫违背约定,法院最后的判决是按照协议销毁冻胚。

这个判决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在父母解除婚约后,冻胚的去留并不需获得他们的统一意见,而取决于谁的要求更合理或合法。

2014年,国内也有一则关于冻胚处置的报道:一对双独年轻夫妇不幸因车祸身亡,小两口生前曾在某医院行试管婴儿治疗,有4枚胚胎冻存。为保留香火,双方老人与医院对簿公堂,要求医院归还胚胎。

一审被驳回后,这起备受关注的中国首例冷冻胚胎继承权纠纷案最终二审落槌,法院判决撤销一审民事判决,支持双方老人共同处置和监管这4枚冷冻胚胎。

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国内法律禁止代孕,这4枚胚胎永远无法成“人”,生殖中心的医生们也绝不会人工制造父母双亡的孤儿。这个判决对四位老人而言似乎也只是精神慰藉。

我们期盼着有关部门能尽快出台关于冻胚处置的完善的法律体系和相关配套措施,并对胚胎的存储、捐赠、使用、销毁等依法进行监管,保障相关制度的落实,让我们“剩余胚胎”的命运也早点尘埃落定。

本文作者:丁卫

副主任医师

江苏省人民医院生殖中心

今天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冷冻胚胎案二审判决结果」冷冻胚胎案判决书》之后,是否是您想找的答案呢?想要了解更多内容,敬请关注http://mutinyworks.com/post/385.html,您的关注是给小编最大的鼓励。

  • 随机文章
  • 热门文章
  • 热评文章

抱歉,评论功能暂时关闭!

请先 登录 再评论,若不是会员请先 注册